对话褚一斌:目标A股直接上市,做强企业是人生最后一篇作业

澎湃新闻记者 姚晓岚

2020-09-28 07: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今年褚氏农业从此前主推褚橙,转变为主推云冠橙。
9月26日,“褚橙”运营主体云南褚氏农业有限公司(下简称“褚氏农业”)产品说明会在云南昆明举办间隙,“褚橙”创始人褚时健独子、褚氏农业总经理褚一斌接受了包括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在内的小范围媒体采访。褚氏农业总经理褚一斌

褚氏农业总经理褚一斌

对于主推产品的转变,褚一斌表示,由于褚橙是顶部品牌,关联到对前辈的责任和交代,会在一个很高的品质内涵上面保持一定的量,因此是有天花板的。“但是企业要发展,我们的销售渠道今年争相定,在一压再压的情况下,合同量都签到预测产量的110%,还有很多渠道商签不了。因此我们希望用多种的融合方式把云冠橙的规模扩大一些,因此今年着重推动云冠橙。”
现阶段褚氏农业的橙品共有两个品牌,一是褚橙,二是云冠橙。褚一斌表示,经过团队共同努力,今年果子糖酸度平衡、果径均比去年有所提升,采摘期目前还没确定,大概在今年10月中下旬会确定时间。
他透露,在2019年褚橙表现得到非常良好的市场反馈的基础上,2020年度褚氏农业进行了更加严格的品控管理。褚橙今年的总产量预计两万吨,云冠橙预计一万一千多吨,和去年相比略有增长。价格体系方面,褚橙稍作调整,保持总的平均价没变,云冠橙则保持7年的价格体系没变。
值得注意的是,当日,褚一斌首次在公开场合提及上市想法。不过,今年因为疫情选择上市时间顺延一年(此前在2018年设定6年内上市)。
褚一斌表示,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在未来对种植业的一些客观的条件限制能够解决的基础上,在A股直接上市。“作为一个企业来讲,我们认认真真、守法守规,把产业发展起来,这个是企业的本分,但是还有一些客观条件。能不能上市?我不能说想着我是无敌的,别人都做不到我能做到,我只能想着我们未来能做到,国家也在逐步地解决这些问题,为上市的种植性农业企业创造条件。我在这一点上是有信心的,整个团队也有信心。”
顶部品牌褚橙有天花板,今年主推云冠橙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今年褚氏农业从此前主推褚橙,转变为主推云冠橙。
对此,褚一斌表示,由于褚橙是顶部品牌,关联到对前辈的责任和交代,会在一个很高的品质内涵上面保持一定的量,因此是有天花板的。
褚一斌表示,因为云冠橙将来的体量会增大,对渠道商来讲,流量增大了,利润也增多了。而目前褚橙基本上固化了它的量的上限,对渠道商来讲,它是一个固化的利益机制,虽然它的利润率是最高的,但是它的体量受限。所以在大家利益一致的基础上,现下决定去推动云冠橙的发展,为将来的两年、三年或者更多的未来去做准备。
具体今年是什么时候摘果?褚一斌表示,这个时间还没确定,会在10月中下旬确定时间。在总产量方面,褚橙大概在2万吨左右,云冠橙在1.1万吨左右。
上市辅导机构已进驻公司半年多,上市前期工作已理顺
当日,褚一斌首次在公开场合提及上市想法。
褚一斌表示,2018年底,遵从父亲的愿望,设置了公司上市的设想。他强调,这个机制目的是为了加强公司的规范化管理和透明化社会化监督机制。“作为一个种植业企业,现在中国股市种植业企业极少。我的理解是,难肯定难,但越难肯定是有机会的,从企业角度来讲,越难做成了,可能机会就是你的。”
对于目前上市的进展,他透露,4个辅导机构已经进驻公司半年多时间。按照标准的上市流程严格审计,在今年8月份已把前期的工作理顺,包括内部一些机制,比如考核机制、奖励机制等。此外,通过此次疫情3个月时间,把高管集中隔离在基地,抓紧时间把平时不好做的工作做了一遍。
不过眼前也有一个特殊点,褚一斌表示,基于他个人对上市的设想,今年4月公司给投资方发了通知,通知称,因为疫情原因,作为管理方有选择权把上市时间顺延一年(此前在2018年设定6年内上市)。“选择权不是必然,主要使命是产业发展,我不希望在产业和资本的冲突之间,产业去服从资本需求,而把产业拉垮了。我们保留选择权,当机会成熟,把种植业面临的问题都解决了,上市后组织、监督、团队加强了,经营标准化,那个时候相信发展就具备的更好基础。我们上市是为了下一步的前进。”
在采访过程中,问及今年疫情对上市进程的具体影响,褚一斌表示,其实实质性影响基本没有,通过一些管理结构上的调整,既能够处理疫情的防控,而且做得很实。
问及之后若成功上市,最看重上市带来的哪些效益?褚一斌表示,不管再聪明的人都是不健全的,最好能用一些社会化的管理机制来规范企业发展。如果一个企业不敢公开、不敢透明、遮遮掩掩、为小利而所动,它一定走不长。“这个不单是自己的脑袋,个人精力会退化,甚至有一天会离开,但是我们希望企业存在下去,这个存在要靠谁?靠团队、靠管理队伍的智力还不行,要靠监督。内部监督和外部监督,外部监督最大的力量是什么?社会化的外部监督,从眼前来看,上市机制是最能够实现透明、公开、体系化地接受社会监督的一种方式。”
目标是A股直接上市,设定7年上市时间
值得注意的是,褚一斌表示,今年因为疫情选择上市时间顺延一年,目的就是为了在未来对种植业的一些客观的条件限制能够解决的基础上,在A股直接上市。“作为一个企业来讲,我们认认真真、守法守规,把产业发展起来,这个是企业的本分,但是还有一些客观条件。能不能上市?我不能说想着我是无敌的,别人都做不到我能做到,我只能想着我们未来能做到,国家也在逐步地解决这些问题,为上市的种植性农业企业创造条件。我在这一点上是有信心的,整个团队也有信心。”
他告诉记者,作为农业属性的种植业的企业,在上市的过程当中会面临一些挑战和机遇。
其中,挑战是中国土地所有权带来的冲突性,比如基本农田、普通耕地、林地、经济林地等问题的权属的规定之间的一些冲突,“这个过程我们正在想办法,政府也非常支持,但是要逐步才能够解决一些问题。”
机遇则是,在他看来,中国在从发展中国家走向强国的过程中,一个强国不能没有强的农业投入。“现在养殖业上去了,上千亿的养殖业上市公司已经有好多家了,但是种植业到现在为止,除了一些国企央企以外,模式很清晰、管理结构很清晰的民企不多,能够既清晰又有利润,又能持续发展的就更少。这就是一个机遇,市场需求本身存在,但是又没有一个很明显的优势群体,那是不是刚刚我们能有这个机会?也许这个机会是留给我们的,就靠我们的努力。”
对于上市时间,褚一斌表示,目前没有确定,只是给投资者做了一个底线的设置。未来将随着产业发展的节点,跟整个环境的变化,去寻找一个最佳的时点。此前在2018年年底,他设立6年时间,今年顺延一年,因此是7年的上市时间。“我们做企业的最关键的是做一个强、能够有利润、能够持续发展的企业,而不是为了上市而上市的一个企业,不是为了现金而上市。如果为现金而上市,我今天不必要来做这一份苦差事。我们是要完成一个使命,对自己也好,对团队也好,对我们的前辈也好。我给自己的定义是扛着人生最后一篇作业,我们一定把它做好。”
新品类在观察但没有时间表,会考虑辐射二、三线城市
问及未来是否会在其他的水果品类上再去打造新的产品?褚一斌表示,自己在2013年进入种植业以后,在2014年就开始关注多品类发展的问题,2015年做了越南的红心青柚,是观察性、实验性的一个动作。
他透露,近期发现一个很优质的在云南区域的苹果品种,但是在自己的规划表里还没有时间表,还在继续观察、及时总结。“要搞一个横向的跨度,我们必须要非常认真。种植业不是开玩笑,一下去以后,3年、4年得到一个结果,结果是良性还是恶性,都需要对企业的成本和风险的评估。到现在为止,除了橙和柑橘以外,我们还没有具体的规划时间表。”
具体到苹果,褚一斌表示,虽然目前还是试验,但每年也有接近100万的投入。
问及未来是否会走出去选其他城市的土地耕种,他回答称非常期待,而且已经逐步在走出去,“观察是很早就走出去了,国内已经跑了很多地方,在观察,也跟一些其他企业侧向探讨、融合式探讨。”
此前褚橙主要在一线城市销售,谈及未来对于中西部市场和下沉市场的考虑,褚一斌表示,过去褚橙产量少,基数比较小,基本上供应完北上广深这些大的一线城市就没了。现在要考虑做增量,特别是云冠橙,“将来云冠橙消费价格相应会低一些,而且在量上也会比较大,甚至会考虑辐射二、三线城市。”
去年给自己打分70分,今年保持70分
此前,褚时健给褚一斌打过80分,2019年褚一斌给自己打分70分,今年他表示保持70分。
“老父亲,作为我自己跟团队,永远不提超越,他是丰碑。”但是,褚一斌表示,单纯从企业的发展角度来讲,他对整个团队和自己提出了一个要求,即学习创办人能够学习到70分,“如果他是100分的话,我们团队整体发挥自己的能力,创造一个33分,有机的把它加起来,做到103分。”
那么,自己给自己打几分呢?褚一斌表示,70分,跟去年还是一样。“在这个问题上,因为种植业很深很广,我对自己的要求,对整个产业的发展,对团队未来的方向,给大家的希望,我想我们把自己的起点定低一些,努力给未来多留一点空间。”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是冬冬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褚橙,褚一斌,褚氏农业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