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信息集合终端,自贸区邮报融合智库、金融、中介服务业态,为中国自由贸易区以及关注自贸区的企业和个人服务。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2

清人赵翼有言:“古来得天下之易,未有如隋文帝者。”杨坚得位,确实存在诸多偶然因素。周宣帝无故屠戮宗室和辅臣,赋予御正、内史等近侧之臣较大权力,此举虽高度强化了皇权,却使得皇帝与宗亲朝臣离心离德,摧毁了自身的统治基础。更出人意料的是,二十二岁的周宣帝竟然暴卒,留下的权力真空被掌握中枢的侍臣刘昉、郑译二人填补,但二人没有担任摄政大臣的威信和资历,于是他们找来了受宣帝忌惮、地位朝不保夕的皇后之父杨坚,将军政大权交给了他。刘、郑二人本想借助势弱的杨坚从而控制朝政,不料被其反制,这当然也得益于杨坚多年的政治积累和卓越的领导能力。
至于隋朝的统一,则是势所必然。南北朝对峙的边界出现过三种:沿河、沿淮、沿江。南北朝初期刘宋与北魏一度以黄河为界,这时南方处于攻势;刘宋后期至齐梁,南朝退守淮河,双方互有攻守,北朝渐处上风;到了陈朝,不仅在下游失去了长江以北所有领土,而且在上游失去了荆襄和巴蜀,重新统一北方的北周面对陈朝拥有了压倒性的优势。继承北周版图的隋朝在疆域面积上已是三分天下有其二,而南北双方户籍人口的差距更在其上。南朝门阀社会背景下,政府对人口的控制力薄弱,户口不断流入私门,大族依附人口数量庞大,社会组织动员能力弱小,陈朝灭 亡时在籍人口才两百万;北朝军功官僚体制下,政府力量相对强大,隋朝建立后先后开展了大索貌阅、输籍定样运动,从大族手中检括出一百多万人口,在籍人口达到三千万。在综合国力的绝对优势下,由北方统一南方已是水到渠成了。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