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兢兢
湖州师范学院历史系讲师

我是中古民族史研究者张兢兢,魏晋南北朝如何改写了南北方历史进程,问我吧!

大规模人口流动引发的民族交流与融合问题,可谓打开魏晋南北朝史的关键钥匙。北方,匈奴、羯、鲜卑、氐、羌先后建立政权,草原游牧文明给中原农耕文明带来了哪些物质生活的变迁?南方,土著的越、蛮、俚、獠与南迁的华夏政权之间上演了一段血与火的历史,中原农耕文明如何影响了南方山地文明的进程?通观南北,历史最终的出口究竟在哪里?
我是魏晋南北史研究者张兢兢,南京大学历史学博士,早稻田大学访问学者,湖州师范学院历史系讲师,研究方向侧重中古民族史、西南历史地理。关于魏晋南北朝时代错综复杂的民族问题,非常愿意为大家解答!
思想 2020-05-26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6个回复 共26个提问,

热门

最新

请问南北朝时期为何会产生侨置州县?为什么移民不能融入已有的州县?

张兢兢 2020-06-24

汉魏以来多聚族而居,社会经济的基本单位是一个个名宗大族。大族的庄园经济内部结构借助于特定地区的宗族关系、血缘纽带来维系,并垄断本地区各种重要的地方职务,姓氏与地望从而产生了固定的联系。永嘉丧乱后中原百姓纷纷为避兵之计,南渡江表者最多,侨流人口基本上保持着乡族集团的形式。高标姓望及深固的地域乡里观念,是设立侨州郡县的直接原因,此举有利于保证这一集团内部组织的稳定性,符合大族、将帅及侨流人民的利益,此其一。侨立沦陷区域的州郡县,不仅是对故土的一种怀念,更重要的是表明了规复失地的决心,此其二。侨立北方某州郡县于南,以招引北土此州郡县人民,顺应了人们眷念丘园的共同心理,利用北民巩固边防,进取中原,此其三。
南迁之初移民未融入南方郡县,非不能也,实不愿也。侨州郡县的户籍是临时性的白籍,着籍的人享受免除调役的优待。时间既久,他们与当地百姓杂居错处而户籍各别,当地州郡县系统、户籍制度在侨置的冲击下产生了动荡,不但管理不便,而且影响赋役征发,土断从而成为必要。土断是通过调整地方行政机构,寻求侨州郡县与当地州郡县之间的协调,缓和政区的混乱局面,此其一。对白籍侨民实行土断,用里伍形式重新编制,使之固着于土地之上,与黄籍户一样承担国家税役,他们改籍当地州郡县,从而完成侨寓户的土著化,此其二。但是土断的实际效果是不彻底的,侨置与白籍问题绵延不断、难以根绝。直到隋朝统一,侨州郡县的社会基础已不再存在时,才最终得到了解决。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有人说魏晋南北朝是“世界史的常态,中国史的变态。”你怎么看?

张兢兢 3天前

张兢兢 2020-06-24

1、南北朝人口资料相当少,而且数据极不准确,研究基本靠推测。
南朝方面,《宋书·州郡志》记载刘宋大明八年(464年)总计约90万户、517万口,但户口隐漏严重,除南迁移民户口不实外,南方山区存在大量没有著籍的土著民族,而汉晋之际社会控制力的减弱,更是导致郡县户口的严重流失。据葛剑雄先生估计,刘宋人口的最高峰可能达到1800万至2000万之间。齐、梁、陈三朝都没有留下比较可信的户口数字,只能用前后数字作推算,刘宋失去淮北后人口减少,但经过齐梁几段比较稳定的时期,以4‰或5‰的年平均增长率计算,到梁武帝末年人口应能恢复到刘宋人口最高峰时期。侯景之乱期间南方人口损失极大,又失去长江以北与巴蜀地区,《通典·食货典》记载陈降隋时50万户、200万口,实际人口据葛先生估计在1500万左右。
北朝方面,《通典·食货典》据西晋太康初245万户,推定北魏盛时500万户,但同样存在较大的户口隐漏比例。据葛先生的估计,十六国人口总数在1800万至2000万之间,北魏统一后经历了八十年的恢复发展,黄河流域恢复性的增长速度比长江流域开发性的增长速度快,年平均增长率以7‰计,北魏人口高峰在3150万至3500万之间。北魏末年的动乱造成人口损失和更大成分的户籍隐漏,而北周灭齐后的疆域大大超过北魏,北朝的人口据葛先生估计可能又在3000万以上了。
2、《隋书·经籍志》中有关于使用鲜卑语翻译中国传统汉文书籍的记载,然而这些鲜卑语图书无一本传世至今,亦无发现使用鲜卑语刻写的石碑、铜线及铭文等文物的痕迹,甚至不清楚鲜卑语到底使用何种文字来书写。唯一研究鲜卑语的途径,就是参考使用汉字注音的鲜卑族人名和地名。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